恒大公告:贾跃亭要钱不成 欲撕毁合同

新闻晨报2018-10-10 09:33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通过引进恒大,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刚刚度过危机,不过,更严重的内部矛盾一触即发。

近两日,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和恒大健康轮流发声明,互指对方违约,在FF量产前的关键时间,公司内部矛盾公开化。受此影响,国庆长假后,恒大健康和乐视网股价出现了剧烈波动。

业内人士:

贾跃亭或已找到其他投资者

根据恒大健康发布的公告内容,FF原股东利用其在 Sm art 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 art King,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时颖(恒大子公司)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时颖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据了解,恒大子公司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贾跃亭控制下的FF Top公司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恒大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

然而,到了今年7月,贾跃亭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随后又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提前支付7亿美元。

恒大健康在公告中强调,公司认为时颖已经履行相关协议项下的责任。Sm art King提出仲裁严重伤害了时颖及股东的权益。时颖已聘请国际律师团队,将采取一切必要的行动,捍卫时颖在相关协议下持续享有的权利,以保障公司及股东的利益。

对于此次纠纷,贾跃亭昨天通过FF官方声明指出,试图退出与恒大健康集团投资协议的唯一理由在于,恒大健康未能履行其义务,并按期支付投资资金。恒大不应该扣留承诺的投资,同时阻止法拉第未来接受其他投资。

“贾跃亭很可能已经找到了其他投资者,并给出了更高的估值。”业内分析人士指出,解除协议就意味着贾跃亭希望把恒大踢出局。贾跃亭此次撕约,不仅严重侵害大股东利益,也有可能会对FF的发展产生不利的影响,错过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先发机会。

量产关键期:

法拉第未来内部纷争非偶然

今年年底就是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 tu re的关键时间,此前贾跃亭已经口头承诺,FF91要在2018年底实现量产、2019年投入生产10万辆。而在此时,恒大和贾跃亭内部矛盾爆发或许并非巧合。

据了解,恒大与贾跃亭成立合资公司之时,曾经签订了配套协议,对FF的未来发展保持约束力。作为持股45%的第一大股东,恒大授予贾跃亭“1股10票”的投票权。不过,根据协议,若贾跃亭等人无法在2019年一季度兑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的承诺,则会被视为违约,届时时颖公司将全面控制Sm art King。

恒大正在摩拳擦掌在汽车行业大干一场,积极部署汽车产业。今年2月12日在广州注册的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已于7月24日正式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由此前的王志刚变更为恒大集团副总裁彭建军,财务负责人变更为刘俊。

与此同时,中国电动汽车创业企业开始登陆资本市场,蔚来汽车于9月12日正式登陆美股,并在9月13日收盘时市值达到119亿美元,蔚来汽车上市两日股价大涨75%。蔚来的成功,或拨动了贾跃亭的心弦,他开始对Sm art King当时20亿美元的估值感到后悔,觉得做了亏本生意。

接近恒大的人士称,“恒大曾把贾跃亭从破产边缘救了回来,他却想要踢恒大出局,不排除这是贾跃亭在难以如期兑现量产承诺、可能失去控制权的背景下走的一步险棋。”

由于缺钱,贾跃亭正四面楚歌。今年9月,乐视系多项核心资产股权被拍卖,融创成为了乐融致新和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在国内,贾跃亭仅控制着游离在退市边缘的乐视网。在国外,FF的资金濒临耗尽,对赌的量产时间期限却在步步逼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