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纠纷致长租公寓断电 10楼租客只能走消防通道

新闻晨报2018-10-11 08:36

房东纠纷致长租公寓断电  10楼租客只能走消防通道

事发“青年汇”江川路店,二房东和三房东各指其违约 所租公寓为企业厂房改建而成,租客不知如何查询出租房信息

虽然是白天,但由于二房东三房东纠纷,公寓处在停电中,走道内漆黑一片。

9月28日,租住在长租公寓“青年汇”(即上海青年汇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江川路店的400余名租客,度过了难捱的一天:整座公寓楼的电被拉掉了。楼道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住在10楼的租客不得不徒步走下楼赶去上班。

这已不是该公寓第一次出现异常。此前,公寓大门曾被人锁死,公寓楼道里被人洒满了石子。租客的门缝里还经常被人塞入小纸条,纸条上称青年汇拖欠了租金、水电费,劝租客们自行衡量风险。

“一出又一出,没完没了。”一位租客告诉记者,公寓里类似的不正常状态已经持续了大半年,他们渐渐得知,一切均源于这栋公寓的二房东和三房东之间产生了纠纷。

但对于租客而言,二房东和三房东之间究竟有什么纠纷,他们从未被告知过,反倒成了双方隔空斗法的最大受害者。

不断的“恶作剧”

9月28日一早,“青年汇”江川路店租客们发现,整座公寓都“被停电”了。没有窗户的走廊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电梯停摆了,住在10楼的租户不得不从消防通道走下来去上班。一些租客无所适从,但也有租客松了口气——这个悬在他们心头大半年,一直被告知要停电的“靴子”,终于在这一日落地了。

“我们一直断断续续接到停电的消息,已经持续了大半年了。”租客小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被通知房屋可能被断电时的场景——那是今年5月28日晚上,下班回家的小高,突然发现自己租住的房间门缝里被人塞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鉴于青年汇长期拖欠本物业的租金、水电费、物业费等费用,我司已起诉至法院,现特告知本物业内的小承租户,待本案判决后,青年汇将从本物业搬出,为避免所有小承租户可能面临的额外损失,请小租户自行衡量风险,不要向青年汇支付租金,本物业可能面临包括但不限于停水停电等情况,特此告知。”

这张小纸条被塞在了每个租户的门缝中,贴在了电梯间、大门上等角角落落,引得收到纸条的租户议论纷纷。不过,小高当时却并没有太在意,因为他已经在这家公寓租住2年了,刚刚又签订了第三年的租房合同。在他看来,这张连落款都没有的小纸条,更像是某些人的恶作剧。

小高说,在“青年汇”江川路店居住的租户,大多是附近工业园区上班的年轻白领。繁忙的工作让他们无暇顾及公寓里发生的怪事。大多数人很快将这起“恶作剧”忘在了脑后。

但,类似的意外,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愈演愈烈。

不久后,公寓大门口、物业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被人堆了大量石子,公寓大门也曾被人连锁了三天。

有租客向“青年汇”工作人员咨询原因,但得到的解释很含糊。“他们说这些事情你们不要管。”租户范女士回忆。

8月21日,熟悉的小纸条又一次出现在了租户的门缝中,纸条称:“本物业现阶段以清场为原则,对小租户实行‘只出不进’政策,并又一次提醒租户‘不要继续向青年汇支付租金’”。这一次,纸条的发布者写下了自己的名字——上海泰恒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泰恒公司”),他自称是“青年汇的出租方”。

9月21日,小纸条再一次被塞在了公寓的各个角落。相比以往,纸条落款者“泰恒公司”的语气变得更严厉了,直接宣布“本物业将于9月27日后停止供应水电”。

9月28日一早,公寓里果真一片漆黑,停电持续了一整天。

一系列事件的累积,令一些原本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租客受不了了。9月28日,许多租客特意请了假,来到“青年汇”江川路店的物业管理处,他们想知道,这样没完没了的闹剧,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不休的指责

9月28日,租客们围住了“青年汇”江川路店的物业管理处。一个自称是泰恒公司张总的人出现在了现场,他告诉租客,自己也有一肚子的委屈:“青年汇”已经多月未向泰恒公司支付房租、水电费,多个月来,都是泰恒公司在为租客们垫付水电费。如今,费用已经垫付了近100万元,如果“青年汇”再不向其支付费用,他也不会再向水电供应商缴纳费用,只能任由电力供应商断电。

“我们都是按月缴纳电费的。”现场有租客质疑。

这份质疑马上被张总顶了回去:“你缴纳电费我没收到,你找我做什么?你找他们(‘青年汇’)去。”

但,“青年汇”同样认为自己是受害者。“青年汇”董事长曹枫告诉记者,“青年汇”之所以没有继续向泰恒公司支付租金、水电费,是因为泰恒公司违约在先。

“泰恒公司是这座公寓的二房东,其与大房东签订的租赁合同中,有明确‘不可转租’的相关规定。我们发现这个问题后,一直要求泰恒公司出具可转租证明,但是对方拖了几年时间,始终没有提供证明。所以,我们从去年年底起,便不再向对方支付租金。”曹枫告诉记者,“青年汇”江川路店原本是企业厂房,为了将厂房改造成公寓,“青年汇”共投入了2400万元,但是,由于泰恒公司始终无法提供可转租证明,让这个项目在某种程度上不具备合法性,这直接影响了“青年汇”江川路店的发展和运营。

“打个比方,万一二房东收了我们的钱跑路了,我们怎么办?”曹枫说,今年7月,泰恒公司终于将可转租证明提交给了法庭,但双方有关租赁合同的纠纷却仍在诉讼中,“我们希望按照法院的裁决解决问题,但对方一直小动作不断”。

“对方指责‘青年汇’拖欠水电费近百万元,这个说法属实吗?”记者问。

“对方垫付的水电费总额为73万元,这笔钱我们已经商量好,我们约定这两天把款项结清,50万元由已冻结账户里的钱支付,我们支付剩余的23万元。其实,这半年来我们曾多次主动去电力公司希望缴纳电费,但是电力公司说对方已经将电费缴纳过了。”“青年汇”一负责人告诉记者。

不尽的担心

两家公司各自的解释,其实早在双方发布给租客的“小纸条”中都有所体现。

泰恒公司在自己发布的纸条中指责“青年汇”拖欠租金、水电费等费用。“青年汇”则在其发布的告示中强调“泰恒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本公寓的二房东,未告知我司原公寓产权人已经规定该房屋不得再次转租,二房东存在非法转租和欺诈行为”……

然而,对于租住在“青年汇”江川路店的租客而言,他们并不关心二者之间存在着怎样的纠纷,他们更关心的是,面对长租公寓背后复杂的合同关系,他们该如何保障自身的权益。

“我们被这些看不见的合同‘绑架’了。”有租客直言。

“如果不是泰恒公司在公寓里贴了告示,我们根本不知道‘青年汇’是这栋公寓的三房东。更不知道二房东和三房东已经开始打官司了。”租客小高说,他和“青年汇”在今年5月份续签了合同。根据公开信息,小高续签合同之时,泰恒公司已起诉了“青年汇”。“如果我知道背后有这样的问题,我绝不会续签一年的合同。”小高说。

“我们一直都在按时缴纳电费。”租客小钱则向记者展示了她的电费缴纳收据。记录显示,就在9月份,小钱才刚刚缴纳了电费,“但我们不知道电费有没有付给电力公司。”

租客范女士担心得更多,为了拿到更好的折扣,早在今年4月,范女士就一口气将全年的租金一次性支付给了“青年汇”,她担心,一旦“青年汇”和泰恒公司纠纷升级,她一次性缴纳的租金,将会打水漂。

“问题就是我们根本没有途径在签约前对所租赁的长租公寓情况了解清楚。”租客小杨说,“买东西有产品说明书,买房子可以事先做产调,但租房子,我至今不知道该去哪里查到租赁房屋的相关信息。”

然而,在“青年汇”董事长曹枫看来,在此次事件中,“青年汇”也是看不见的合同的受害者:“大房东和二房东的合同细节,在付定金前,我们也看不到,如果早知道对方无权转租,我们当时也不会付定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